四团游戏 半导体领域超结结构发明人陈星弼院士逝世

●一个专家 陈星弼先生是我国第一批学习及从事半导体科技的人员之一,是电子工业部“半导体器件与微电子学”专业第一个博士生导师。他是国际著名的半导体器件物理学家、微电子...


●一个专家

陈星弼先生是我国第一批学习及从事半导体科技的人员之一,是电子工业部“半导体器件与微电子学”专业第一个博士生导师。他是国际著名的半导体器件物理学家、微电子学家,是国际半导体界著名的超结结构(SuperJunction)的发明人,也是国际上功率器件的结终端理论的集大成者。

夜深人静时,他拧亮台灯,在纸上沙沙地写着教案。什么内容该讲?旁枝末节过多会否冲淡主题?开课之前陈星弼总是将教案熟悉到极致,所有理论体系、知识案例都在他的脑海里形成一个严密的体系,走上讲台,要讲的内容像水流一样涓涓不息地流淌出来。

如果说陈星弼这一生有两件事不能割舍,除了科研之外,就是他对学生的爱。

陈星弼,1952年从同济大学电机系毕业后,先后在厦门大学机电系、南京工学院(今东南大学)和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工作,1956年开始在新成立的成都电讯工程学院(今电子科技大学)任教,并曾担任该校微电子科学与工程系系主任、微电子研究所所长。1999年当选中科院院士。

功率半导体是以功率处理为核心的半导体,与之对应的是更为大众所熟知的以信息处理为核心的信息半导体。在手机、电脑等电子产品中,信息半导体是这些产品的“大脑”和“神经”,负责感知、运算、操纵等,实现电子产品的设计功能;而功率半导体则是这些产品的“心脏”和“血脉”,负责将电能以不同的电压、电流、频率等合适的参数传输给传感器、摄像头等用电终端。

经过思想斗争才接受唯物主义

当时中国没有实验条件,但陈星弼非常清楚该发明的价值,于是他申请了中国专利,也申请了美国专利。他没有把技术藏起来,而是尽快转化、服务社会。如今,他的美国专利已被国际专利引用超过550次,并授权给国际主流半导体公司,惠及全世界。

半导体界著名超结结构发明人

(信息来源:光明日报、南方都市报、澎湃新闻网、新京报、新华社微信公众号、四川在线新闻网、同济大学新闻网)

1947年,他考取了同济大学电机系,并获得奖学金。他的学习从来不拘一格。人在电机系,却去旁听物理系及机械系的课,而工程力学及画法几何又学得比电机系的主要课程还好。他学过小提琴,而且能背出许多古典交响乐的曲谱。他也看过唯心主义的哲学书籍,以致在新中国成立后他经过一番艰难思想斗争才接受了唯物主义。他对别人说,他相信自己的唯物主义思想比较牢固,因为这是经过斗争得来的。

一张小纸片就能让他滔滔不绝地讲起来

敏锐捕捉到半导体这一新方向

陈星弼与半导体结缘于1958年。当年,在中科院进修的陈星弼被漂移晶体管吸引住了,当时他被指派去为计算机做半导体器件的测试。他以一个科研工作者的天赋,敏感地意识到这一领域具有极大的研究价值和发展潜能。不久,他写了第一篇论文《关于半导体漂移三极管在饱和区工作时的储存时间问题》,这篇论文被美国斯坦福大学教授毕列卡于1967年在《晶体管的电特性》中引用,日本管野卓雄教授在陈星弼发表论文4年后才发表了相关问题的论文。第一篇论文就大获成功是陈星弼没有想到的,但是这份成功却无形中让陈星弼对未来的科研之路充满了信心和憧憬。

陈星弼不仅个人快速成长,他在担任三系系主任后,带领全系老师成功地申请到“半导体器件与微电子学”的博士点,为学校在该学科领域的发展做出了开创性的贡献。

成都电讯工程学院被四机部接管后,接受的第一个科研任务就是研制硅靶摄像管。全组人经过四个月的艰苦奋战,在733厂和970厂的配合下,终于研制出我国第一支硅靶摄像管。

小学毕业时,他成绩名列前茅。抗战时生活极为艰苦,他也曾想停止读正规学校,早点谋出路。但父亲因宦海沉浮之经历,坚持让他继续读书,学到科学技术而为国家做实事。加上他一直进的是国立中学,包括生活费在内一概公费,因此没有中断学习。

1959年,刚回到成都电讯工程学院工作的陈星弼给半导体材料与器件专业6539班上专业课《半导体物理》。那时年轻的陈星弼上课从不带讲稿,他总是从身上摸出一张香烟盒大小的纸片,滔滔不绝地讲起来,偶尔看看纸片上的备忘摘录。

1969年,陈星弼被派到773厂支援研制氧化铅摄像管。一次,他通过该厂资料所的人获知,贝尔实验室正在研制硅靶摄像管。陈星弼向当时学校负责彩电攻关的许宗藩提出研制硅靶摄像管的建议。这一科研项目得到省国防科委的大力支持。

1931年1月28日,陈星弼出生在一个官宦之家,祖籍浙江省浦江县清塘村。祖父曾为清朝武举人,父亲陈德征因家庭贫穷靠勤工俭学就读于杭州之江大学化学系。陈星弼3岁时,眼见哥哥姐姐上学,吵嚷着要读书,居然获得特许,进了小学。此后,父母年年劝其留级,他却能坚持着学下去。6岁时,日寇侵华烽火蔓至上海,他随父母先迁至余姚,后又至浦江,最后辗转到重庆。不久,为躲避日机轰炸,举家迁到合川。他从8岁开始就离家在乡下小学住宿,养成了能吃苦和独立生活的习惯,也深受抗日救国的思想教育。

商报记者虞洪波综合报道

●一项发明

从2000年6月起担任同济大学兼职教授,陈星弼与王守觉院士共同创办了同济大学电子与信息工程学院半导体与信息技术研究所灵巧功率集成电路研究室,并担任主任。他负责筹建了相应的学科梯队和实验室,完成了上海市科委的AM重点基金项目“灵巧功率集成电路在自动控制中的应用”,申报国际发明专利两个,参与申报成功“微电子学与固体电子学”硕士点,并为半导体所的研究生、本科生讲解《半导体集成电路》和《半导体工艺》的课程。

1998年,西门子公司用陈星弼发明的方法,制作成新的功率器件,在国际上引起轰动,被认为是近二十年来功率器件的一个新里程碑。“还有其他公司在那段时间都来和我联系过,这些大公司机制先进、实力雄厚、条件充足,制造这种器件的能力远高于我们。”陈星弼说。

20世纪80年代,传统功率器件的发展遇到了“硅极限”瓶颈,功率器件的性能提升陷入困境。陈星弼的超结结构发明突破了这个瓶颈,使功率器件的性能得到全面突破性提高。

九三学社社员、中国科学院院士、电子科技大学教授陈星弼因病医治无效,12月4日在四川成都逝世,享年89岁。他的一生,充满了传奇。

据电子科技大学讣告,他的遗体告别仪式定于12月10日9时在成都市殡仪馆举行。

命运总是青睐有准备的人。20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的彩色电视大会战,给陈星弼提供了在科研实践领域崭露头角的机会。

2019年当选为国际电气与电子工程师协会终身会士(IEEELifeFellow)。2015年5月获得国际功率半导体器件与集成电路会议(IEEEISPSD)颁发的最高荣誉“国际功率半导体先驱奖”,是亚太地区首位获此荣誉的科学家。他是国际半导体界著名的超结结构(SuperJunction)的发明人,该发明被称为“功率器件的新里程碑”。2018年,在功率半导体领域最顶级的学术年会上,陈星弼院士入选ISPSD首届名人堂,成为国内首位入选名人堂的华人科学家。

陈星弼认为要教好书,不仅要把所教内容融会贯通,还要考虑学生如何能最好地接受。为了实现最好的教学效果,授课前,陈星弼要先讲给夫人听。夫妻俩再细细推敲每一个例子是否准确,琢磨每一句话的最佳表达方式,实现最好的课堂效果。

超结器件全球年销售额超过10亿美元

第二年,国家开始院系调整,陈星弼转到南京工学院无线电系。在那里,他辅导了四年电工基础课。1956年,他被指定到新成立的成都电讯工程学院工作,同时得到了进修新学科的机会。做了四年电工基础的陈星弼敏锐地捕捉到半导体这一新方向,他选择到中国科学院应用物理研究所进修半导体。

陈星弼很看重学生的底蕴和文化素养的培养。他认为要成为人才,不能光是只顾眼前的专业,一定的底蕴是必不可少的。学生朱翔回忆起读研究生的时候,陈院士总是要求大家背诵《岳阳楼记》《出师表》《兰亭集序》等古文,即便是毕业了好多年,还是能张口就来。当时不懂这样做的意义,有了更多的生活经验之后,才懂得陈院士的良苦用心。

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对知识信手拈来的背后其实是陈星弼的勤奋。

陈星弼是我国功率半导体领域的领路人和集大成者。他发表超过200篇学术论文,获得中美等国专利授权40余项。他的超结发明专利打破传统“硅极限”,被国际学术界誉为“高压功率器件新的里程碑”。该发明专利成功转让并实现产业化,目前超结器件全球年市场销售额超过10亿美元。

2008年,陈星弼发表的一篇论文指出,现在世界上70%以上的电能,都是经过半导体功率器件变换其形式而应用的,功率器件的年销售额仅次于集成电路。陈星弼的发明专利成功转让并实现产业化后,截至目前,超结器件在全球的年销售额超过10亿美元。

1952年,陈星弼从同济大学电机系毕业,之后被分配到厦门大学机电系当助教。

关心支持同济大学的教学科研事业

●一个老师

直至耄耋之年,陈星弼依然坚持亲自指导研究生、博士生,关心每一个学生的成长。

●一个学生

作为校友,陈星弼长期关心支持同济大学的教学、科研事业。

记者18日从兰州市委人才工据四川内江市应急管理局通报,截至18日11时30分,资中5.2级地震已致9人受伤,其中重伤4人,均已送至医院治疗;房屋倒塌20间,142个台区、11968户停电,3座移动通信基站受损停止工作。

原标题:哥哥和妹妹的日常,真是太逗了

  中新经纬客户端12月16日电 财政部网站16日发布关于2020年彩票市场休市安排的公告称,春节10天,休市时间为2020年1月22日0:00至1月31日24:00;国庆节4天,休市时间为2020年10月1日0:00至10月4日24:00。

原标题:中国正史上公认的八大猛将,没有一个小说中的人物

  新华社记者王立彬

  美股走高是否背离实体经济增速成争论焦点

相关文章